北京心舍

如何处理一位想自杀的人

来源:台湾自杀防治协会网站

如果个案思绪纷乱,带有模糊的自杀意念,那么可能就有足够的机会让其可以和关心他的人畅谈这种想法和感觉。然而,需不需要后续的追踪则可以再观察,尤其是那些社会支持系统不足的个案。其实不管本质是什么问题,自杀个案通常兼具三种感觉:无助、无望和绝望


自杀个案的处理原则:


01


寻求支援


评估个案的支持系统,辨认出有支持能力的亲人、朋友、相识者或其他人,恳求他们的加入和帮忙。


02


订立契约


订定契约是个自杀防治的有效方法,个案身边亲近的人都可以加入共同磋商契约的内容,这样的磋商可以引发许多相关议题的讨论,大部分的个案也会尊重他们给予医师的承诺,但契约必须在个案有能力可以控制自我的冲动下才适用

排除严重的精神疾患和自杀意图,医师可以开始给予药物治疗,大部分是给抗忧郁药物和心理(认知行为)治疗。大部分的病人也受惠于继续遵守有架构的契约约定。

除了治疗原本的疾病,有些病人需要长达两到三个月或者更久时间的支持;支持的方向着重于提供希望、鼓励独立、帮助病人学习处理生活压力的不同因应方式。


●针对个案危险性程度之建议处理方案:


01


低度危险性


这个人已经有一些自杀的想法,例如『我无法继续下去了』、『我希望可以死掉』,但还没有做任何计划


需要的行动:提供情绪支持。


讨论并处理想自杀的感觉。一个人愈是能够坦率地谈论失落、孤独和无价值的感觉,他的情绪起伏程度愈轻微。当情绪起伏和缓后,这个人才比较可以是反思的。这个反思的过程很重要,因为除了他本身以外,没有其他人可以重新唤起他决定要自杀或是继续活下去。谈论过去自己如何不诉诸自杀而能解决问题的经验,将焦点放在个人正面的力量


=>转介这个人给心理健康专业人员或医师。
=>定期会谈,维持接下来的联系。


02


中度危险性


这个人有自杀的想法和计划,但没有立即自杀的计划


需要的行动:利用矛盾心理,探寻其它的选择,订定约定。


利用矛盾心理。集中焦点在想自杀的人的矛盾心理,以使得想要活下去的力量可以逐渐增加。探寻除自杀外的其它选择。试着发掘自杀以外的不同方式,即使它们可能不是最理想的解决方法,希望这个人至少可以考虑其中一个选择。

订定契约。设法由想自杀的人取得他/她将不会在以下状况自杀的承诺。此时,主要为取得口头承诺,进一步的实质契约,通常由个案的治疗医师来与其订定。

=>转介这个人给精神科医师、谘商师或医师,尽快预约会谈时间。
=>联络家人、朋友和同事,并且获得他们的支持。


03


高度危险性


这个人有明确的计划,有执行计划的工具,并且打算立即进行计划

需要的行动:陪伴这个人,绝对不能让他一个人独处。


温和地和这个人谈话,并且移除药丸、刀子、枪、杀虫剂等。(远离可用来自杀的工具)

=>立刻联络专业人员或医师,并且安排救护车和住院。
=>告知家人并且获得其支持。


何时需让个案住院
下列是必须让个案立即住院的情形:

· 有重复的自杀想法

· 在短时间内(接下来的几小时或几天)有高度的死亡意图

· 心绪激动不安或恐慌

· 已有使用暴力的计划,且有立即实行的方式


如何让个案住院

· 尽量避免个案独处

· 安排住院

· 安排由消防队或警察转送至医院

· 告知参与的管理机构及家属


资料来源:台湾自杀防治协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