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心舍

带着「创伤残遗」的孩子:创伤结束后,留下什么?



在我念博班时,一边在当地小区的咨商机构工作,那是一间专门治疗创伤的咨商中心,也因为如此,我有机会遇到许多在寄养家庭中的孩子,查理就是其中一位。

查理是一位六岁的小男孩,他其实并不是我的个案、而是我督导的个案,但我常常会加入他的咨商会谈。我的督导有一间很大的咨商室,里面有各种乐器──手鼓、铃鼓、吉他等等,我们会在咨商会谈中一起打鼓、弹吉他唱歌、或是使用不同游戏和玩具帮助查理认识和表达他的情绪。在咨商室中,查理总是笑得很开心,而我也很期待他的咨商时间。直到有一天我的督导说:查理没有办法再来了。

查理被社福单位安排到离这里很远的安置处所,等待下一个寄养家庭。他本来的寄养家庭无法再继续照顾他,因为查理虐待了那个家庭里的猫,让猫咪受了很严重的伤。

在咨商室中笑得如此灿烂开心的查理伤害了猫?我内心非常困惑。查理的亲生父母亲对他严重疏忽,所以他被安置到寄养系统中,查理已经待过好几个寄养家庭,每一次也都是因为他出现问题行为,让那些寄养家庭不愿意再继续收留他。但是查理在这次的寄养家庭中一直都表现得很好,和寄养父母相处很融洽,为什么突然间他会虐待猫?

内在运作模式──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在读美国精神科医师贝塞尔‧范德寇(Bessel van der Kolk)的著作 “The Body Keeps The Score” (中译版《心灵的伤,身体会记住》)时,书中有一张照片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那张照片中,有一位爸爸躺在车子底盘下修车,儿子蹲在一旁,小女儿手中拿着铁锤站在旁边。范德寇医师说明,在他的儿童治疗机构中,他们发现不同孩子对于这张照片有很不一样的解读。




没有创伤历史的孩子看到这张照片时描述:「这个儿子和女儿在帮爸爸修车,他们很开心!」「他们等一下修完车后会开去麦当劳买东西吃!」


有创伤历史的孩子看到这张照片时,却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譬如,一位孩子说:「小女孩手中拿着铁锤,等一下会朝爸爸头上砸下去。」一位被严重虐待的小男孩看到这张照片后,开始精细地描述照片中那位儿子接下来会如何调动装置让车子垮下压到爸爸身上。



同样的照片,经历创伤和没有经历创伤的孩子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似乎,创伤经验让那些孩子看世界的方式变调了,我心中也很好奇:查理是如何解读这个世界以及身边的人?

著名心理学家约翰•鲍比(John Bowlby)讲解依附理论时,提出了「内在运作模式」(Internal Working Model),他解释,婴儿藉由与身边人的互动,形塑出如何看待自我、他人、和这个世界的模板。譬如,当小婴儿饿了、尿布湿了而开始哭泣时,身边的大人会响应他的需求,像是喂奶、换尿布、将他抱起来安抚他,平常也常跟孩子互动、说话。这些互动形塑出这位小婴儿解读世界的蓝图──我是重要的、当我有需要时有人会响应我、大人是能够信任依赖的、这个世界是安全的。

受创经验,让你戴上创伤镜片

请你想想看,如果这位孩子是在一个充满暴力、疏忽、虐待、酒瘾毒瘾、或是大人有严重心理疾病而无法响应孩子的家庭中,他会形成什么样解读事情的眼光?当小婴儿有需求时没有人响应他,甚至,身边的大人就是恐惧和伤害的来源,他建筑出的模板可能就是:我是不重要的、我一点价值都没有、大人不能信任、大人会伤害孩子,以及这个世界充满危险。

虽然我不知道查理经历的创伤细节,但是我想,过去的创伤经验为他抹上一层色彩的眼光,就像是带着有颜色的镜片看这个世界。在他的世界中,身边的人一定都会抛弃他,不管是亲生父母、或是随后每一任寄养父母都是这样。于是,与其等着最终被抛弃,不如自己先离开──虐待猫、威胁要伤害其他孩子、以及其他各种问题行为,都是查理「先离开」的方式。



创伤经历改变孩子看待世界与解读事情的眼光,许多孩子是戴着这样的创伤镜片过生活,他们心中的模板说:「我就是坏、没价值」、「不会有人关心我」、「大人都不能信任」、「大家都要伤害我」这些孩子依据着这个蓝图做反应,做出的行为让学校老师觉得困惑,于是把这些孩子贴上「坏孩子」的标签。

而这个变调的蓝图,只是「创伤残遗」的一部分。


「创伤残遗」──创伤残存在哪里?

曾经在一个课程中听到 “The legacy of trauma”这个词汇,觉得非常贴切。“Legacy”这个词是指「遗留下来的东西」,所以这个词我先翻成「创伤残遗」。创伤残遗是指,创伤事件结束后,一个人继续携带着创伤遗留下来的东西。如同查理,就算离开了受创环境、进入了安全充满爱的寄养家庭中,他仍继续戴着创伤镜片解读这个世界。

不仅仅是查理解读事情的方式,创伤残遗也存留在他的身体和神经系统里。美国精神科医师丹尼尔‧席格(Dan Siegel)创造了「身心容纳之窗」(Window of Tolerance)这个词汇,如同图中所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身心容纳之窗」,如果你在自己的容纳之窗内,虽然还是会有各种情绪起伏,但是你有办法调节自己的情绪和身心。

绘图/Jenny Chen


有时候当情绪太剧烈压迫时,你可能就会冲出容纳之窗,进到「过高激发」状态,身体的能像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在「过高激发」状态的人显现出来的行为可能就是大吼大叫、攻击人。有时候在面对危险时,你的身体好像突然瘫痪了、动弹不得,这时候就掉入了「过低激发」状态,身体失去能量、一切都停顿冻结住了,这时候显示出来的行为可能就是恍神、好像整个人的「开关」被关闭了。

不管是过高或是过低激发状态,都是重要的生存方式、是我们身体面对危险时的智慧。这个系列的前几篇文章有提到,创伤是一个很主观的感受,尤其对于孩子来说,让孩子感受到不安全、无助的经验都有可能受创。你遇到的孩子不一定像查理一样待在寄养家庭中,你身边的孩子可能每天活在父母争吵的恐惧、每天担心自己永远做不好的无助当中,这些都有可能让孩子受创。因为重要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而是「你的身体如何回应」。

当一个人感受到危险时,身体会立刻进入「攻击─逃跑」状态 ,让你可以反击或是赶快逃离危险,这是人类存活的本能。再来,面对危险时你也会求救,像是大声尖叫或是哭。如果攻击、逃跑、求救有效用,或许我们就不会受创,但许多孩子在面对创伤源时──尤其创伤来自父母和家庭──孩子根本无法攻击或是逃离,求助也无效,这时候就有可能进入身心瘫痪关闭状态,就像动物的「假死」,身体藉由「关机」来帮助你不用承受剧烈的情绪和恐惧,这是非常重要的生存机制。

每个人的身心容纳之窗宽窄程度不同,当一个人从小有越多机会练习调节身心,身心容纳之窗就越宽,在面对压力源时越能让自己平衡在调节状态。但是对于那些长期处在受创高压环境下的孩子,他们的身体已经被创伤「训练」成会立刻冲入过高激发或是掉入过低激发状态──他们的身心容纳之窗非常窄,不知道该如何调节身心。

帮助孩子回到身心容纳之窗,才能学习

成为创伤知情很重要的第一步,就是理解创伤对人造成的影响,这篇文章我介绍了创伤事件如何影响孩子的内在运作模式与身心容纳之窗,这些都是创伤遗残,那些受创的孩子继续携带在身上的创伤遗留物。

了解这些后,或许你比较能理解为什么孩子会表现出那些「问题行为」(其实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这些行为一点「问题」都没有,都是适应环境的方式)。当孩子戴着创伤镜片以及狭窄的身心容纳之窗进到教室里,动不动就攻击人、情绪失控、认为其他同学都要伤害他、老师故意找他麻烦、分心无法专注──会出现这些「问题行为」就一点都不令人纳闷了,不是吗?

接下来要思考的是,我们该如何帮助这些受创孩子?



如果你还记得前两篇提到的ACE研究,许多孩子都经历创伤和童年逆境,所以有很大的机率,你的班上或是工作遇见的孩子常常不在身心容纳之窗内。孩子需要处在身心容纳之窗中,他们的思考脑才能发挥作用、才能够学习,不然,不管老师再怎么用心教学,这些孩子都无法学习,因为他们的身体不断处在过高或是过低激发状态。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成为创伤知情──在理解这些创伤残遗后,我们就可以开始改变面对学生的态度、改变经营管理教室的方法,帮助孩子学习自我调解、拓宽身心容纳之窗,更能够好好学习。

研究显示,当受创的孩子能够有一个充满关爱与支持的环境,他们就能够复原。而这个充满支持与理解的创伤知情环境──不管是学校、社福单位、医院、还是家庭──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一起建立。



推荐优质工作坊

从苦痛中看见生命珍视的价值—叙事治疗在创伤议题的应用工作坊 | 20年2月 · 昆明

【大咖课】许维素:焦点解决短期治疗(SFBT)连续培训项目(20年8月,南宁)





北京心舍,专业靠谱的心理学科普教育。

关注我们,发现你生活中的心理学常识,还有机会参加资深心理治疗大师的专题讲座。